联华证券_股票配资门户网_在线炒股配资_股票线上配资平台 NEWS
你的位置:联华证券_股票配资门户网_在线炒股配资_股票线上配资平台 > 联华证券_股票配资门户网_在线炒股配资_股票线上配资平台 > 千合资本“神秘人物”走上前台,现身上市公司调研,会否担纲更重要职务?
千合资本“神秘人物”走上前台,现身上市公司调研,会否担纲更重要职务?
发布日期:2024-06-04 03:30    点击次数:59

自2023年6月以来,围绕王亚伟的传闻,可谓扑朔迷离。

时至今日,他究竟身在何方,都没有一个准确答案。

而从此前的频繁辟谣,到龙年春节前的官方声明,千合资本一步步从“未知”走向另一种“未知”。

关注虽多,但公开信息不多。

不过,让人“意外”的是,原来千合资本的投研人员依然在“勤恳”参与上市公司调研。而且,这还是个此前不被人熟悉的名字。

千合资本会换将么?

年内调研频频

据东方财富Choice,千合资本总计有13条调研记录(以实际调研日期为准,而非公告日期),其中8条记录是在调研科创板公司。

资事堂注意到:千合资本最新一次公司调研的时间点为2月29日,这几乎也是目前许多机构最新调研的日期。

这其中,12条调研纪录没有披露千合资本的出场调研人的具体名字。

当然,这在上市公司中也并不稀奇。

黄姓人士现身

上述13条调研痕迹中,仅有1月11日围绕青龙管业的线上调研中,出现了具体的调研人员身份,即一位名叫黄夔的人士。

这位黄姓人士,虽然不在千合官网的投资团队序列之中,但早在2017年曾是一位“新闻人物”。

事情的缘起是当年上市公司文化长城披露了收购案修改稿,拟作价15.75亿元向外部投资者购买翡翠教育100%股权。

交易对象中,有一个名为木槿1号的资管计划,穿透后该计划的投资顾问是千合资本,也就是王亚伟实控机构管理的资管产品,主要投资新三板公司。

最为关键的是:木槿1号的认购方均是自然人,也都是千合资本的员工,其中包括上述的黄姓人士,初始投资成本为30万元人民币。

当时,市场曾有测算,千合资本的员工们通过这只资管计划的投资,如果转手卖掉可足足赚上28倍之多。

这或许也可以看出,黄夔在是千合资本值得“信赖”的人物,很早就能参与其新三板投资,而且还能直接参与认购。

此外公开信息还显示,申万研究所曾有一位名叫黄夔的机械行业研究员,毕业于上海财大,这和千合的黄夔是否是同一人,有待验证。

调研“面孔”不少

资事堂发现:过往代表千合资本对外的调研的人士,并非只有黄夔,还另有其人。

据东方财富Choice,高频率出现的千合资本人士包括:史成波、邹天野、王路跖、邵珠印、蒋仕卿。

上述经常调研的人士中,有是王亚伟的亲手培养的投研人员,在公开资料中,史成波、王路跖等人还曾有过投资经理的岗位,在千合资本属于投资核心圈子。

有投资经理“消失”

千合资本的公开信息,“依然”有员工负责投研,显示出一种“正在运作”的状态。

但同样在近期,这家昔日的百亿私募投研团队出现了异动,李冬卉从公开资料中“消失”了,此前他也是千合资本的投资经理之一。

截至最新,千合资本官网中王亚伟依然位列其中,职务显示为公司创始人、执行董事、总经理。

官网还列出了四位投资经理,分别为蒋仕卿、史成波、王路跖、孙珂。

2024年2月3日,千合资本曾声明称:因个人原因,王亚伟暂不参与公司运营管理。目前,公司管理团队全部在岗,切实履行职责,保持公司正常运营。

当声明发表时,李冬卉依然位列于千合资本的投资经理团队中。

值得一提的是:千合资本对投研核心的称呼为投资经理,并不是常见的基金经理称谓,前者更多指向自营资金、特定专户产品的主理人。

“时运不济”的跳槽

而据行业协会从业人员信息平台,李冬卉的名字同时消失于千合资本的备案信息中。

2023年1月,李冬卉正式加盟千合资本,他与王亚伟有着职业“渊源”。

资料显示:李冬卉早年曾任中金公司的投资银行部项目经理、资产管理部研究员,也曾经华夏基金任职,直至2015年9月离职。后者正是王亚伟“起家”之处。

李冬卉离开公募基金后,也曾尝试“奔私”,在北京一家名为长识资本的机构任职。

据私募排排网,李冬卉在长识资本曾负责负责合规风控、信息填报,是否真正操盘产品并无进一步信息佐证。他此前任职的这家私募规模低于5亿元,相关产品均已提前清算。

这么一看,李冬卉加盟千合资本仅有一年的时间,旋即离开,他此前这场跳槽多少有些“时运不济”。

截至目前,王亚伟的具体状态依然是一个谜,龙年春节前,千合资本曾通过官网回应相关网络舆情,对于一向从不“回应”外界的千合,这已是难得的主动公开。

但随之而来的是,又一轮为期不短的“静默”。

未来它们究竟会向何处去?

这依然是谜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