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华证券_股票配资门户网_在线炒股配资_股票线上配资平台 NEWS
莫言其实一点没动,只不过是屎位上涨了
发布日期:2024-03-11 03:25    点击次数:76

文/六神磊磊

今天的文章会有一点不太下饭,有些屎尿屁。所以我尽量写短点,言简意赅。

作家莫言最近有点小麻烦,说他涉嫌抹黑英雄之类,要发动万人起诉他,而且还真有不少人签名。对方还曾声称,五年之内要看到莫言受惩处,否则要被迫“使用暴力手段”。

聊天时朋友私下问怎么看,我说其实很简单,莫言还是那个莫言,他从头到尾几乎就一点没动,只不过是屎忽然涨上来了,就把他给淹了。温水煮青蛙,涨屎淹作家,一个道理。

大家都知道有一个词叫水位,是标记水体位置的。其实还有一个词,叫屎位,是反映基本盘文明程度的。屎位这个东西有时候高,有时候低,一旦高起来就会把人淹了,有的人是全淹,有的人是半淹。你看杜甫就没被淹,回老家居然没事,没被乡亲们扭送有关部门,说明屎位还比较低。苏东坡就被半淹了,差点完蛋,给弟弟的绝命诗都写了。

我是非常敬重莫言老师的。莫言老师其实那么多年一直都是站得比较高的,离屎位比较远的,年轻一点的朋友或许还不太了解,莫言老师曾经被抨击很多的不是犀利,而是挑剔他不够犀利,说他反映现实问题不够,而且莫言老师对被淹这件事一直是比较警觉的,说话一直很小心,莫言嘛。莫言等于是站在小山包上,还踩了个高跷,高跷底下还有个马扎,三层保险,谁想到屎涨起来居然能淹到他呢?

他都被淹,那很多比莫言之前站得还低的咋办?可想而知,都被屎给泡了。

在这件事里,最搞笑的是有些人,多年来就是爱弄屎去淹别人的,一直努力开渠、通沟、引屎、灌溉,误以为自己御粪有术,结果屎位一涨,把自己也淹了,都逼近嗓子眼了,情急之下还想对暗号呢,可一开口就顿顿顿往里灌。大水冲了龙王庙,大屎淹了化粪池,大肠刺身捅自己嘴里了,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。没办法,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。

之前杨丽萍的孔雀舞居然网上被骂伤风败俗,我说都怪杨丽萍老师太出圈了,一下出到傻瓜圈了。现在莫言老师被屎淹了,是涨屎涨过事业线了。注意不是涨过安全线,而是一家伙涨过了事业线。

你要问我金庸先生保险不保险,我只能说也讲不好。虽然老爷子写的是“为国为民,侠之大者”,但是谁知道呢。屎线涨上来,是非常随机随意的,全看“短屎频”怎么解读,比如一个老板,你不知道自己突然被“短屎频”宣布是“企业家”,还是“资本家”,如果被宣布是企业家,就万人起哄膜拜之;如果被宣布是资本家,就万人起诉喂屎吃。

4号的时候,余秀华写了一首诗叫《我拒绝一元钱的赔偿》,有这样几句:

获得诺奖的作家是伟大的,起诉作家的人更伟大

——这个世界越来越好玩了

我的孙子和我下象棋轻易打破象棋规则

他的炮是核武器,秒杀我的“帅”

我还不能骂他狗日的,因为他说狗狗比人可爱

起诉作家的人要求作家赔偿中国人每一个一元钱

我拒绝这一元钱的赔偿

因为我没有授权他代表我,

我有权拒绝这份耻辱

在正义的肩膀上取下一元钱的重量

经常被叫“脑瘫诗人”的余秀华让我困惑了:这世界,到底是谁脑瘫?这首诗很好,翻译过来其实就是四个字:

吃屎吧你。